首页>> 文化驿站>> 衣冠妆饰

简述辽至蒙元时期草原游牧民族腰带的演变

2020年02月16日 15:20:09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滴滴的冰糖雪梨 浏览数:409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中国北方在历史上出现过不少游牧民族,从匈奴建立第一个草原帝国起,原本分散在草原各部落的文明开始互相融合、发展,逐渐变为一个整体。

虽然游牧民族在不断更替,但其内在的脉络是没有中断的。因为他们的生活地域都以蒙古高原为中心,自然环境一样;而且他们都主要信仰萨满教,宗教信仰一致。

所以研究蒙元时期的蒙古族腰带,一定要结合之前腰带发展的几个典型时期来看,如匈奴时的腰饰牌和契丹时期的蹀躞带。这些腰带或腰饰的产生对后来蒙元时期的腰带发展有重要影响。

腰带在草原文化中历来是重要的。游牧民族都是开放性的生产生活方式,他们逐水草而居,需要经常骑马迁徙、狩猎、战争,不像中原农耕文明那样固定。

所以游牧民族的传统是穿着方便骑马的肥大袍服,必须束腰、系腰带,防风保暖的同时可以在颠簸中保护内脏和骨骼。

辽至蒙元时期草原游牧民族腰带的演变——以契丹和蒙古族为例

游牧民族在马上生活的特性,也决定了他们要携带一些防身武器和生活必需品在身边,那这些东西怎么放呢?挂在腰带上是最好的选择,因此早期胡服体系中就诞生了“蹀躞带”这种伟大的发明。

今天,小编想借匈奴的腰饰牌作为引子,经过契丹腰带,最终引出蒙古腰带。

一、源头:匈奴的“青铜腰饰牌”

匈奴草原帝国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游牧帝国,于公元前209年由冒顿建立,其称霸欧亚草原长达两个半世纪。

匈奴的服饰体系中,腰带扮演着重要角色,但真正闻名于世的是它的配件之一:腰饰牌,其造型多样,纹饰丰富。

匈奴腰饰牌最初是作为“鄂尔多斯青铜器的组成部分”而引起大众关注的。

从出土的匈奴腰饰牌来看,它们大多数是由青铜铸造而成,少数材质为黄金或鎏金青铜。

其多是成双成对地出土,大多纹饰是当时草原上各种动物的写实形象,这些成对的腰饰牌具有带扣的扎系衣服的功能,同时也象征着使用者的身份地位。

辽至蒙元时期草原游牧民族腰带的演变——以契丹和蒙古族为例

二、辽代契丹族的“蹀躞带”

再往后,要了解我国游牧民族腰带的发展史一定绕不开辽代。其由契丹族建立,上承唐代,下接金代,并同时和北宋形成对峙。因此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辽都有很重要的过渡意义,包括服饰。

契丹和匈奴一样,也是游牧民族。因此腰带在他们的服饰体系中同样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契丹的腰带,按材质分为:金属带、革带和帛带其中金属带属于殡服带式;按款式分为蹀躞带和汉式腰带。

日常生活中,契丹族主要用革带及帛带。

1、革带

辽代时的革带主要为蹀躞带。

北宋沈括在其所撰《梦溪笔谈》中具体讲到了契丹人腰间的“蹀躞带”。他这样描述他出使契丹时亲眼见到的“胡服”形制:“窄袖绯绿短衣,长靿靴,有蹀躞带……带衣所垂蹀躞,盖欲佩带弓剑、帉帨、算囊、刀砺之类。”

蹀躞就是腰带上垂下的用于悬挂物品的条状革质小带(如下图),而这些小带悬挂的是什么物品呢?

沈括已经告诉我们了:弓剑、帉帨(一种栓拌针筒、香囊、刀鞘、粉盒等随身小物件的佩巾)、算囊(装东西的小袋子)、刀和磨刀石等等。

辽至蒙元时期草原游牧民族腰带的演变——以契丹和蒙古族为例

辽 陈国公主墓“玉銙丝鞓”蹀躞带

蹀躞带可以说是契丹民族身份的象征。

首先,以辽代陈国公主墓出土的腰带为例,可以证实这一点。此墓葬中共出土6条带具:金銙银鞓蹀躞带、银铜銙银鞓蹀躞带、玉銙丝鞓蹀躞带、金銙丝带、玉銙银带、短银带。

其中除了玉銙银带和短银带是显承唐制的一套汉式腰带外,其余4条均为蹀躞带。可见蹀躞带在契丹族腰带中所占分量。

其次,以北宋资料反观辽代蹀躞带的地位。

说到中原和蹀躞带的渊源,不得不提唐朝。初唐统治者因喜爱胡服,竟把北方游牧民族的“蹀躞七事”搬到朝堂内的官员身上。

蹀躞七事,就是在蹀躞带上挂上如刀子、针筒、火石袋等七样东西。由于游牧民族常年居无定所,他们必须把一些常用的东西佩在腰间,这是他们特有的生活方式。

而把“七事”放到在中原城市生活的官员身上,明显不切实际。所以开元时期规定不再服用,从那时起,蹀躞带退出官服体系。

辽至蒙元时期草原游牧民族腰带的演变——以契丹和蒙古族为例

到宋代时,中原的腰带上只有带环了,蹀躞带只出现在乐舞中。

但北宋尊重并了解辽代的社会文化政策,因此会特意制作蹀躞带赠送给契丹人担任的辽代大史。

依此宋史记载可知,蹀躞带在辽代服饰体系中显然不可或缺。

2、帛带

帛带顾名思义就是布帛制成的布腰带。早在鲜卑时期,妇女除了用皮革做腰带外,也用从中原传入的丝绸、布料做腰带。

这种纺织品制成的腰带,柔软飘逸,将其围于女性腰间,打个蝴蝶结,飘带垂下,尽显女性柔美气质。

以柔软飘逸见长的帛带在契丹社会中,仍然受欢迎。在很多契丹墓壁画中,都能看到士庶男女腰束帛带的场景。

辽至蒙元时期草原游牧民族腰带的演变——以契丹和蒙古族为例

辽 契丹壁画中人物系“帛带”图

匈奴等早期的北方游牧民族,开创了颇具草原生活特色的腰饰文化,后经契丹等民族在辽金时期对腰饰的继承与升华,对之后蒙元时期的蒙古族腰带有很深远的影响。

三、蒙元时期的蒙古族腰带

蒙元时期的腰带文化依然很丰富。它继承了辽金的部分,又改进了部分,很有自己的特色。

在蒙古帝国时期,蒙古人把腰带看成最高贵的礼品,象征着人格和尊严。进入元代后,腰带在服饰体系中同样占据很重要的角色,其象征着一个人的身份和地位。

蒙元时期的腰带按材质分为革带与帛带。

1、革带

在那时,蒙古人还像辽代契丹人一样服用蹀躞带吗?

雪梨认为,在蒙古帝国时期,蹀躞带还是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男子外出打猎或是军队作战时,腰间佩有箭筒、火镰袋、蒙古刀等器物是非常必要的。

后来到了元代,蒙古人入主中原,生活逐渐安定,也不再需要天天骑马在草原驰骋,蹀躞带的实用性渐渐转变为以装饰性为主。

如男子会在蹀躞带上挂小刀或生活用品,女子则会于腰间挂一些香囊、手帕、针线包等日用品。

辽至蒙元时期草原游牧民族腰带的演变——以契丹和蒙古族为例

敦煌元代壁画中 腰带系香囊等物的供养人

之前雪梨在说元代百官公服的时候,就提到当时的官员腰带都是红色皮革制成的革带。只是各个品阶腰带上的带板材质不同:

一品是玉带板;二品是花犀带板;三、四品是用黄金带板;五品以下都是用乌犀带板。可见玉和黄金是级别比较高的官员才能服用的。

先看玉。

带板也叫“銙”。元代一品官员服用的玉銙或花或素,但从大多数出土文物来看,都是素的。只有个别传世品玉銙上有雕刻纹样。

如现藏于杭州历史博物馆的长方形的“胡人戏狮纹”玉带板,正面雕刻着一名穿着窄袖胡袍的人物和一头狮子,具有非常典型的时代特性。

随着玉銙腰带的使用,元代沿袭匈奴、汉代时带钩造型,又时兴起了用作束腰扣器的玉带钩。其形状主要有二:一为琵琶形,二为螳螂身形。

辽至蒙元时期草原游牧民族腰带的演变——以契丹和蒙古族为例

“胡人戏狮纹”玉带板(上);神兽纹龙首玉带钩(下)

再看金银。

先说说“金”。蒙元时期的人们是特别尚金的。在蒙古历史上,成吉思汗系蒙古皇家贵族被称为“黄金家族”;成吉思汗之身被称为“金身”,容貌被称为“金颜”,生命被称为“金命”。

除了名称专用词等带“金”,蒙元时期的蒙古贵族对金的喜爱还体现在建筑、装饰、金银器皿及饰物上。

志费尼在《世界征服者史》中写道:“他们的日常服饰都是镶以宝石,刺以金缕”。

由于对金银的极大需求,蒙古统治者在征伐过程中,大量掠夺金银,且俘来大量外域金银器物制作工匠为自己服务;同时他们也很重视黄金矿冶开采业的发展。

当时大汗在每年都举行的13次质孙宴上,每次都奖赏上万文武大臣不同颜色的织金锦质孙服,其搭配的羚羊革带是用金银丝装饰的。

元代入主中原后,三品、四品官用的革带上则饰以金带板,带板上的纹样采用了典型的南方元素——缠枝荔枝纹样,做工非常精致美观。

我们可从一些出土文物中看蒙元时期贵族阶层使用的黄金带具。

苏州虎丘元大德八年吕师孟夫妇墓中出土的“文王访贤”金带头和缠枝花果金带板最具代表性。

辽至蒙元时期草原游牧民族腰带的演变——以契丹和蒙古族为例

缠枝花果金带板(上);“文王访贤”金带头(下)

吕师孟是何方人士?为什么会有如此精美的黄金带饰?

他本是南宋大臣。因后来其家族成员大部分降元,他本人遭文天祥唾骂,后世普遍对他持负面评价。

但事实上,他在元明清时期以不拜元将、不受元官的守节遗老的形象赢得赞誉和尊敬。

是非功过我们暂且不议,我们看吕师孟在元朝时被授予正三品官嘉议大夫,其拥有荔枝纹金带板刚好符合《元史》对百官公服品阶腰带的描述。

在元代除了贵族尚金外,百姓阶层其实也是大量用金的,只是他们多用于一般的小首饰和酒具上。

再说说“银”。蒙古族尚银可以和他们崇尚白色产生联系,白色在蒙古文化中被认为是吉色。

和金色一样,蒙元时期的蒙古人用银制作各种器皿和饰品,在内蒙古地区出土的元代金银器中,银器数量远超金器。

银带具的出土实物代表可以看内蒙古敖汉旗的元代窖藏。

其五处窖藏出土了三套银带具,如一个“金翅鸟(或称迦陵频伽)”银带扣,上面雕刻了一只人形鹰的形象,其脚下两侧有对称的灵芝仙草纹样,这是典型的佛教文化中的妙音鸟迦陵频伽形象。

辽至蒙元时期草原游牧民族腰带的演变——以契丹和蒙古族为例

“金翅鸟”银带扣(左);“狮子衔绶纹”银带扣(右)

再如一个“狮子衔绶纹”银带扣,上面刻有一头奔跑的狮子,嘴里衔绶带。这图样富含伊斯兰风情。其它的纹样还含中原特色如龙凤纹及牡丹、荷花等花草纹。

从以上种种纹样可证实元代多元文化融合的特点。

这三套带具虽纹样各异,但结构基本一致,为复原元代革带形制提供了材料,并且经研究可知,其比辽金时的革带要先进和简便得多。

2、帛带

上文我们说过,从鲜卑时期开始一直到契丹,游牧民族都会系汉式帛带。到了蒙元时期,这种柔软飘逸的面料也被蒙古族照单全收。

随着蒙古帝国的崛起,蒙古族成了统治民族,他们自然可以随意占用以往比较稀缺的布帛、丝绸等面料,因此布帛腰带被更大范围地普及了。

布腰带具有的如方便剪裁成型,好上色、容易刺绣,质地轻薄等优点,备受蒙古族喜爱。

他们把布腰带紧紧围成厚厚的一圈,这样的装扮很适合马上生活:

一来可以挡风保暖,不至于骑马时风灌进整件宽大的袍服,而且系上腰带显得比较精神,也便于在马上自如行动;二来宽大紧箍的腰带可以保护内脏和腰椎肋骨在骑马的颠簸中不受损害。

辽至蒙元时期草原游牧民族腰带的演变——以契丹和蒙古族为例

蒙古族色彩鲜艳的袍服和腰带

蒙古姑娘们也穿袍服,系腰带,和男人的服饰看起来没什么不同,只是她们用一块绸料在腰部把她们的长袍束起来,用另一块绸料束着胸部。

蒙古人特别喜欢青、白、红、绿等鲜艳的自然色彩,这也体现在他们的服饰中,对比色的运用他们最拿手:如蓝色蒙古袍配橙色腰带,绿色蒙古袍配红色腰带……这么搭配特别醒目,跳跃的色彩在一望无垠的绿色大草原中可以很快被辨识出来。

北方游牧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其以“着宽袍、扎腰带、穿长靴”为特点的民族服饰又是游牧文化体系中的重要分支。

“腰带”这个部件,是雪梨认为服饰体系中的灵魂所在:如果把游牧民族的服饰比喻为一个人,缺少了腰带,就像这个人没有了眼睛。

腰带是游牧民族的艺术瑰宝,同时也是其文化的重要载体。本文通以匈奴闻名的腰饰牌作铺垫,经辽契丹闻名的蹀躞带,终落至蒙元时期的蒙古族腰带。

通过对其不同材质、不同形制的讨论,雪梨尽量给大家还原一个辽、元时期腰带使用的真实的情况。

辽至蒙元时期草原游牧民族腰带的演变——以契丹和蒙古族为例

结语: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蒙古族作为北方游牧民族及其文化的集大成者,对后人研究整个中华游牧民族有关键作用。而从其中的服饰文化层面来说,蒙古族腰带作为蒙古族服饰体系的一部分,非常有研究的必要。它继承了前代游牧民族腰带的精华,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和生产力水平的不断提高,它结合当时多元化的时代特征摒弃了一些不再实用的功能,改进得更加先进与简便。这对之后明清时期的腰带发展具有重要过渡作用。

参考文献:

1、敖汉旗博物馆,《敖汉旗发现的元代金银器窖藏》, 《内蒙古文物考古》,1991年01期。

2、乌云,《蒙古族腰带的演变及其文化内涵》,内蒙古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0年3月。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简述元代军戎服饰形制 下一篇:影视中常见的大清官兵的红顶笠,为何在太平天国运动后变成布裹头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