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史海钩沉

唐朝的“尚武之风”为何到了宋朝就转变成“崇文之风”?

2020年03月02日 04:59:16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所罗门文化 浏览数:254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引言:唐宋时代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转型时期。在社会风气方面表现得最为明显的盛唐时盛行的尚武之风至宋时已渐为崇文之风所取代,崇文精神成为了社会的主流意识。而孕育这种风气转变的原因,除传统观点认为的宋初统治者为防范“陈桥兵变”再演和铲除唐末五代藩镇割据隐患而采取崇文抑武国策的影响外,还应有科举仕进之风的盛行对武功进取风气的弱化;宋朝守内虚外政策实施的客观影响;程朱理学兴起的消极作用等原因。

同时,出于净化士风的目的,宋代君王性好读书的个人习惯等因素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除传统观念认为的那些缘由外,应该说还有科举仕进之风的盛行对武功进取风气的弱化;对外战争的不利而转向守内虚外政策实施的客观影响;程朱理学兴起的消极作用等因素亦对唐宋社会风气的转变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唐朝的“尚武之风”,为何到了宋朝就转变成“崇文之风”?

一、文人科举仕进风气盛行,弱化了武功进取之风

李氏唐朝是在魏晋南北朝四百年动荡与融合的基石之上,历经隋朝短暂大一统而建构的一个气势恢弘的封建王朝。少数游牧民族新鲜血液的注入,为华夏农耕文明带来了强劲的刚健之风。而唐前期府兵制的盛行,武举制的开创,则进一步孕育了唐帝国全民尚武的国风。玄宗时期募兵制的实行,边地幕府藩镇的大量设置,以及唐王朝积极的拓边政策和对外战争无不助长了尚武风气的流行,以至于在国家募兵出战的时候出现了“募十得百,百得千,其不得从军者,皆愤叹都邑九七的现象。

纵然至唐中后期,文人士子们更热衷于科举仕进,但藩镇割据与军阀混战的局面,仍使得社会上弥漫着浓厚的尚武风气。终唐一代,尚武任侠之风盛行,而建取边功以谋仕进也成为了当时为官的一条重要途径。众多唐人奔走于塞外边关,出人于将军幕府内外。宁作百夫之长,不为一书生,是他们对社会现实的认识与展望,也是他们对建取边功以报君国的渴望。在他们的内心中洋溢着积极的尚武精神,而他们毫无疑问则是大唐帝国全民尚武国风下的一个群体缩影。

但是玄宗后期安史之乱与随后藩镇割据的巨大破坏,让亲历五代战乱的宋初统治者不得不重新审视自身统治的策略。为达到强化中央集权的目的,两宋统治者在致力铲除藩镇割据势力的同时,也在积极地吸收文人士大夫们进入各级政权之中,培养新的统治基础,从而在政治上了呈现出“与士大夫治天下,非与百姓治天下”的局面。

唐朝的“尚武之风”,为何到了宋朝就转变成“崇文之风”?

亦如刘诒徵先生所讲:“盖宋之政治,士大夫之政治也。政治之纯乎出于士大夫之手者,唯宋为然。文治已成为宋朝政局的大势所趋,而与这一形势相关联的则是宋朝科举制度的革新与发达。终唐一代,科举取士名额有限,且录取严格,“所收百才有一”、“没齿而不登基者甚重”。宋代不同,“自建隆至太平兴国二年,更十五榜…自后太宗始欲广致天下之士以文治……自是取人益广,得士益多。”据史料所载,两宋每年平均录取名额为唐朝五倍之多。

而宋统治者对于文人士大夫礼遇比之唐更是甚厚,除有禁杀士大夫的祖训外,另在俸禄、爵位、升迁之上给予比武将更优厚的待遇。当时流言:“状元登第,虽将兵数十万,恢复幽蓟凯歌劳还,献捷太庙,其荣亦不及矣。就连朱熹也不得不承认,“居今之世,使孔子复生,也不免应举。可见当时文人科举仕进风气之盛。

宋代科举取士数量的增加仕进文官待遇的优厚,社会地位的崇高,吸引着众多的文人士子们抱经苦读以求进取。而文人大量人仕,势必挤压武人的官场生存空间。而崇文之风大畅,也必然极大弱化了唐朝五代以来流行的通过边功进取的尚武风尚。

二、守内虚外政策的实施,助长了崇文抑武风气的流行

唐王朝以其恢弘的气度坚持着民族政策的开放和文化的兼收并蓄,而胡风的劲吹和少数民族新鲜血液的不断注入,也助长了唐王朝尚武风气的流行。但至宋时对外形势开始发生逆转,两宋王朝在对辽、金、夏、元的战争中常处于弱势地位。

唐朝的“尚武之风”,为何到了宋朝就转变成“崇文之风”?

外战不利,宋朝统治者便开始将国家的重心转向了对内,采取守内虚外的政策意图实现国家的相对安定和统一。而武力不振,文治思想便自然抬头成了国家的主流意识。守内虚外政策的核心本质是以文治取代武治,以文臣剥夺武将的职务与权力,实现对内更加稳固的统治。

而实现这目的重要措施之一,便是以大量文臣出任知州、通判等职以取代或削弱地方武将权力,宋太祖曾问计于赵普,“天下自唐季以来,数十年间,帝王凡易几姓,战斗不息,生民涂地,其政何也?吾欲息天下之兵,为国家长久计,其道何如?”普日:“此非他故,方镇权重,君弱臣强而己。今所以治之,亦无他奇巧,惟稍夺其权,制其钱谷,收其精兵,则天下自安矣。”宋太宗亦认为:五代藩镇残虐,民受其祸。朕今儒臣干事者百余人,分治大藩,纵皆贪浊,亦未及武臣十之·也。”

“王者虽以武功克定,终须用文德致政”在宋初君臣看来,武将会因握兵权而强,君主会因失军权而弱。而欲维护国家一统,就必须铲除藩镇割据势力,为赵氏江山稳固长久,必须坚持崇文抑武的国策。“乾德元年春,正月,初以文臣知州事。五代诸侯强盛,朝廷不能制,……用赵普谋,渐削其权,或因其卒,或因迁徙致,或以遥领他职,皆以文臣代。夏四月,诏设通判于诸州,凡军民之政,皆统治之,得专达.与长吏均礼,大州或置二员。又令节镇所领支郡,皆直隶京师,得自奏事,不属诸藩。于是节度使之权始轻。”

宋初统治者正是采取了以文臣取代或牵制武将的措施,所以到宋仁宗时期政局已出现“今世用人,大率以文词进;大臣,文士也;近侍之臣,文士也;钱谷之司,文士也I边防大臣,文士也;天下转运使,文士也,知州郡,文士也。”

崇文抑武,已成为两宋王朝的基本国策并被积极地贯彻执行。宋朝统治者通过以文治取代武治的手段而集权力于中央,进而集中央权力于君主之手的策略,对于维护国家的相对统一和社会的安定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对武将和地方军事力量压制和削弱,使得军人的地位也随之而降,客观上对唐朝五代以来流行的尚武之风造成了不可避免的弱化影响

三、程朱理学的兴起,推动了崇文抑武风气的大畅

程朱理学兴起于宋,其主张之一便是“内无妄思,外无妄动”“存天理、去人欲”,即主张以静养心,反对外在的运动和个人欲望的追逐。其重要代表人物朱熹就曾视唐代流行的与尚武风气相关地打马球、习武等活动与赌博、纨绔之行为等同,并认为此等皆是不可为的无益之事,所以立学规,禁止学生参加。

唐朝的“尚武之风”,为何到了宋朝就转变成“崇文之风”?

明清之际的教育家颜元对此深恶痛绝,他曾言:“朱子重文轻武其遗风至今日,衣冠文士羞与武夫齿,秀才挟弓矢出,乡人皆惊,甚至子弟骑射武装,父兄便以不才目之,长此不返,四海溃弱,何有已时乎?”

在颜元看来程朱理学的兴起及其一系列的主张使得众多文人士子们迫于世俗压力而在思想上重文轻武,从而造成了当时教育无法真正培养出“经天纬地之略,礼乐兵农之才”,还使得“千余年来,率天下人故纸堆中,耗尽身心力气,作弱人病人无用人者,皆晦庵为之也”。

从颜元的话语中,我们可以从反面看出程朱理学的兴起对于宋时崇文风气的大畅所起到的推波助澜的作用。两宋社会程朱理学盛极一时,在其潜移默化之下,唐朝五代以来的尚武风气在加速着为崇文之风所逆转的趋势,崇文意识也最终成为了两宋社会的主流意识。

唐朝的“尚武之风”,为何到了宋朝就转变成“崇文之风”?

总之,在唐朝五代流行的尚武之风,在宋时除了因统治者出于防范“陈桥兵变”再演的可能和铲除藩镇剖据势力的需要而采取崇文抑武国策的影响外,文人士子科举仕进之风的盛行,宋统治者守内虚外政策的实施,程朱理学的消极影响等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已渐为崇文之风所逆转,文治精神成为了社会的主流精神,并对当时及以后的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参考文献:

[1]司马光、《资治通鉴》

[2]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

[3]《中国文化史》

[4]杜佑通典·选举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浅论明代后期的文士的尚武之风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