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地理人文

从“熊图腾”崇拜及“中原——通古斯假说”探讨秦人的起源

2020年03月01日 14:30:34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小彭历史 浏览数:397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导语:上古时期中国多民族文化的源流,是一个诱人又容易误导人的话题。说它“诱人”,是因为它关系到世界上人口最多、延续性又最持久的这个文明在发生期的根本奥秘;说它“误导人”,是因为问题复杂,又涉及多方面的专业知识。在考古学的大批发现积累到相当程度之前,古人乃至近代的博学通人也都还没有足够的条件去解答此类疑难,反倒会引发各种偏激观点。

从西周确立正统的观点看,秦人的族源和文化显然都是被边缘化的。多亏有了“尊王”的功绩,即秦先祖非子为周孝王养马有功,才被正统所接纳,在古书中秦人往往被视为与中国相对的戎狄而与此针锋相对的是秦人出于东夷说。理由在于,鸟图腾为东夷文化的普遍特征,秦始祖诞生神话以女脩吞玄鸟卵为契机,所以秦人也应被看成是发源于东夷的一个族群。

参观过世界第八大奇迹——陕西临潼秦始皇陵地下军阵的人,都会对那千军万马面向东方的宏大阵势留下难忘印象。坐西向东,似乎是这位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大一统帝王的内心情结,也昭示着“秦王扫六合”的挥师前进方向。但是这种直指正东的方向意识中,有没有文化归根和“狐死必首丘”的意思,却不得而知

从"熊图腾"崇拜及"中原——通古斯假说" 探讨秦人的起源

兵马俑

中国西南一些少数民族的口传文学,把西北的昆仑山作为自己寻根问祖的目的地,多少透露出自西北到西南的民族迁徙情况。而大秦帝国瞬间灰飞烟灭的败亡史,没有来得及留下足以指示其族源归根方向的任何文学线索。这就使“秦人西来说”与东来说长期处在争议之中,真相难辨。

一、探寻“嬴”姓的历史起源

在非子受封的同时获得赐号“秦嬴”,而在受封之前,并没有“秦”这个国族称号。从司马迁《史记》记载非子受封事件的“复续嬴氏祀”一句,我们知道这一族本姓“嬴”。经过历史沧桑,在如今的十几亿中国人里,“嬴”这个姓已经属于凤毛麟角。可是越过秦国再向上古追溯,其由来却很古老:那是舜时代的赐姓。这也就是说,嬴姓人群早在夏代以前就在中原一带活跃和繁衍。其由来几乎和四千年文明一样悠久。

(1)“嬴”字本身就是权力的象征

西周铜器铭文上的“嬴”字有用做姓和名的几种情况。比如西周早期的嬴霝德鼎、庚嬴鼎等,西周中期的嬴氏鼎、嬴霝德簋等,还有西周晚期的楚嬴盘、春秋的铸叔作嬴氏鼎。从大批来自王室贵族的礼器名称看,“嬴”字中隐约透露着某种异常尊贵的符号背景,绝不是一个寻常的汉字

从"熊图腾"崇拜及"中原——通古斯假说" 探讨秦人的起源

嬴霝德鼎

《史记·秦本纪》说,夏代时嬴姓一族“子孙或在中国或在夷狄”。殷商时,“自太戊以下,中衍之后,遂世有功,以佐殷国,故嬴姓多显,遂为诸侯”。可知嬴姓族在夏、商、周三代虽然有些“在夷狄”的杂处嫌疑,毕竟还是声名赫赫的大姓显族,而且和三代的王权正统都发生过“有功”或“附庸”的关联。

(2)“嬴”与“熊”的关联

关于“嬴”与“熊”的关系,古史学家卫聚贤早在八十多年前就已经进行了分析:从字形和字音的双重分析中发现,“嬴”与“熊”本为一字,两字是互换使用的。熊姓的楚国与嬴姓的秦国和赵国,都曾经是熊图腾的国度。

今天我们举出金文中“嬴”与“能”(熊)两个字的写法,确实不难看出:“嬴”字基本上是“能”字加上一个表示“女”的偏旁,或者说是能字与女字的组合变体。或许是在暗示和朝鲜族神话鄂温克族神话一样的熊母生人的信息。

从"熊图腾"崇拜及"中原——通古斯假说" 探讨秦人的起源

金文中的“嬴”字

卫聚贤是早期接受西方图腾理论并应用于中国古史研究的先驱之一。由于他对秦与楚、赵皆为熊图腾后裔的观点过于突兀,除了文字学的单一推考之外,缺乏其他方面的整合考虑,所以略嫌武断,连同他的“殷商起源于西南说”等新奇观点,基本上没有被学术界接纳,如今几乎被淡忘。李江浙考证秦人发源地在河南范县,却不了解卫聚贤早有高见:范氏之祖为熊。

二、根据出土文物考察嬴秦与熊图腾的关系

既然前人已经提出了创设性的新观点,那么我们何不更进一步研究呢?况且人类学与考古学的视野能让我们在文字以外看到更多的文化符号线索。考古新发现的甘肃省礼县永兴乡赵坪村圆顶山嬴秦贵族墓为我们提供了文字之外的重要线索。在新近出土的秦人先祖的文化遗存中,更能看到许多熊造型的文物身影,昭示着二者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1)两件出土文物

第一个是二号墓出土的“兽流扁体盉”(又称“蟠螭纹扁圆盉”),现存礼县博物馆。通高32厘米,长35厘米。器身由四只蹲坐熊形足支起,坐熊上方还顶着虎。器嘴和把手被铸造为兽形(仔细辨析可看出熊龙形象),器盖顶有一大四小五只玄鸟形象,而将器盖和把手相连接的,是前虎后熊的形象(也有解释为熊虎交媾象征)。

从"熊图腾"崇拜及"中原——通古斯假说" 探讨秦人的起源

礼县圆顶山出土的四轮车形器

第二个是一号墓出土的四轮车形器,表现出熊神端坐在铜车中央的形象。该器形制特别,不同于常见的随葬礼器。通高8.8厘米,长11.1厘米,宽7.5厘米。车轮直径4厘米。车身长方形,车上四角各有一只立鸟,分别朝向四方。车身四边角各有虎,呈向上攀爬状。车身顶为能够打开的两扇盖,车前部有一坐人,似为驾车的御者,驾车人身后的主人位置上,是一只熊,呈现为端坐姿势,张耳昂首,样式十分尊贵、威武。

(2)嬴秦一族对熊的崇拜

上面两个秦国早期动物造型表明:熊不是作为一般的动物形装饰而出现在青铜礼器上的,其尊贵的身份非神明莫属。坐熊的造型传统,我们在殷墟妇好墓出土的六件玉熊、石熊那里,早已有所领教。熊与虎、玄鸟共同出现,可推知嬴秦族信奉的神话动物虽有多样性,但以熊、虎和玄鸟为主。

一号墓与二号墓相距仅十米,二号墓是圆顶山四座大墓中规格最高的,在二层台上有殉人七人,墓中出土青铜礼器达到五鼎六簋,据发掘者推测已有二鼎被盗,所以原来应是七鼎六簋,级别非常可观,绝非等闲之辈的贫民墓葬可以相比

以蹲坐熊形来塑造青铜礼器的器足,这一造型传统,从殷商、西周时代一直延续下来,在汉代文物中也能看到大量的同类现象。现在有了秦先公墓出土的实物“兽流扁体盉”等,说明熊足器物自商朝传承三代并未断绝。

从"熊图腾"崇拜及"中原——通古斯假说" 探讨秦人的起源

七鼎六簋

(3)嬴秦族人对玄鸟的崇拜

在秦墓四轮车形器上,鸟与熊的形象同时出现,从这两种动物的数量关系和空间位置关系看,好像不是简单的并列,不是平起平坐的关系,而是有中央与四方之分的。这种情况,类似于五方帝系统中的位于中央的黄帝与四方之帝的关系。一个猛兽与四鸟的组合图形,也很容易令人想到《山海经》中多次出现的“使四鸟:虎、豹、熊、罴”的叙事模式。

(4)“熊”与“鸟”的结合

在已经正式发掘出土的和民间收藏的殷商玉器中,都可以看到一类鸟兽合体的奇特造型,这里面潜藏着鸟图腾与熊图腾相互统一的信息。

比如妇好墓出土的“石怪鸟”,其实可以看成变体的坐熊:鸟头坐熊,呈现出鸟熊人合一的形象,其背后显然存在相应的神话观念。

还有家住在安阳殷墟的民间收藏家常庆林《殷商玉器收藏与研究》一书发表出来的殷商玉器:白玉圆雕熊头鸟身器。其评语是:“在殷商青铜器、玉器、石器、骨器中,兽头鸟身的器物很多,它们在出土或辗转传世的殷商遗物中频频现身,决不是偶然。显然,这些兽头鸟身的形象和龙、凤一样,在自然界是不存在的,它们诞生于远古先民的宗教、巫术、图腾等有关的精神世界中。”

从"熊图腾"崇拜及"中原——通古斯假说" 探讨秦人的起源

妇好墓玉熊

三、司马迁笔下的秦人起源神话

(1)黄帝为共祖

和《春秋》的微言大义正统史观相比,司马迁的古史观有一个突出特点,那就是把西汉以前的整个国史叙述为华夏民族史。具体来看,夏、商、周、秦四代人的族群渊源,被归结到同祖同宗的完整谱系里。四代人皆以黄帝为共祖。这样看,从有熊氏黄帝,到崇拜熊图腾的嬴秦之间,不就是一脉相承的吗?

(2)嬴秦一族与戎狄的关系

司马迁在《史记·秦本纪》中记载了嬴秦一族早期历史上与戎狄的关系,或者说是夹在华夏与戎狄之间的特殊文化身份。从先祖大费帮助大禹治水,到帮助舜调驯鸟兽,再到非子帮助周孝王养马,最后到秦仲帮助周宣王诛西戎。

我们看到一种前后一贯的叙事模式:秦人族群始终被表述为正统王朝之外的异族辅助者和归化者,他们始终处于华夏与戎狄的中间地带。司马迁的叙事还明确给出另外一个与熊图腾可能有关的姓氏线索,那就是费姓与嬴姓本出一源

费姓的源流考察就更加明确显示出同北方通古斯人的关系,而今天仍然崇拜熊图腾的北方游猎民族正属于通古斯人。那么这是否说明嬴秦一族也是通古斯人呢?

从"熊图腾"崇拜及"中原——通古斯假说" 探讨秦人的起源

通古斯人面貌

四、秦人是通古斯人吗

最早提出秦人是通古斯人说法的是朱学渊,他在《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贞人》中告诉人们:嬴秦的族系渊源不是“中国”,而是所谓通古斯人,即以长城为界与汉族政权长期对峙的戎狄—匈奴—靺鞨—女贞—满族这样一线贯串下来的北方游牧族群。

(1)山东一带古有熊姓氏族聚居

《尚书》中有《费誓》篇,讲的是西周初年鲁公伯禽东征讨伐东夷人的费国时的誓师宣言。《逸周书·作雒解第四十七》,周公东征平乱,“凡所征熊盈族十有七国,俘维九邑”。倘若此处所记“熊盈族”是“熊嬴族”的别写,则以“熊为其祖”的费氏费国当然也和“熊嬴族”系出同源。“熊盈族十有七国”的说法,表明了熊图腾部落已经结为联盟,其文化势力相当强大。这是熊嬴族在此聚居的一个例证。

从"熊图腾"崇拜及"中原——通古斯假说" 探讨秦人的起源

东夷部落

其次,山东一带古有熊嬴族聚居,体现在姓氏符号方面,就是“能”姓,这一点也得到了考古学的证实。一是1980年9月山东省黃县庄头村出土的“能奚方壶”,是西周早期的器物。上面有“能奚乍宝壶”铭文。二是能匋尊,也属于西周早期,现存故宫博物院,上有“能匋赐贝”和“能匋用作”字样。

商末周初时,山东一带有能姓氏族活动,这和《逸周书》所记“熊盈族十七国”以及《尚书·费誓》所反映的费国势力,形成了一种吻合对应。

现在我们已经可以基本断定山东一带古有能姓氏族聚居,但是,从中原迁往北方的通古斯人与在西北起家兴邦的秦人,他们之间的关联是如何开始的呢?

(2)史前玉文化的证据

近年来史前学方面给出的重要线索,是北方红山文化与西北齐家文化在玉文化上的对应与相似。而在这两种史前玉文化的对应背后,考古学者提出更大的史前文化区域间的互动,即红山文化与仰韶文化的联系与相互影响。

位于今甘肃宁夏的齐家文化,以内蒙古草原之路为通道同红山文化连成一个整体的玉文化传播带,也就是以内蒙南部为纽带,把东北与西北看成一个非定居的渔猎和游牧文化大区。

从"熊图腾"崇拜及"中原——通古斯假说" 探讨秦人的起源

史前文化分布

齐家文化与红山文化的关系,在人文地理学上看,恰好对应其中古以后的文化后继者——西夏和辽金的关系。而所有这些边缘文化相对于中原文化的关系,又犹如汉帝国与匈奴的关系。这种说法的证据在于,处于两种文化中间地带的陕北近年来出土了标准的红山文化类型的玉器,这种史前玉器文化显然是在两种文化共同影响下形成的。

根据以上这些推论,我们可以做出这样的假设:山东地区史前存在通古斯人,这些位处东边的通古斯人很可能与来自西边的秦人先祖相互融合,构成嬴秦一族的起源。

结束语:关于秦人的起源问题,学界一直众说纷纭,由此也导致了对秦人“华夷”身份的不同判定。笔者从新近出土文物再次对这一问题进行研究,在苏秉琦中国考古学区系类型学说的基础上,吸取了傅斯年“夷夏东西说”,对秦人与通古斯人之间的关系做出了新的假设。

笔者以秦人“熊图腾”为切入点,进行其与其他文化的对比,希望对熊图腾的相关研究作出补充。虽然汉字记录下来的古文献中,没有留下完整的黄帝熊图腾叙事,只留下一些与熊罴相关的蛛丝马迹,但是我们可以参照口头传承下来的中国的满—通古斯语族熊图腾神话,以及可记录下来的朝鲜檀君神话,甚至还有日本阿伊努和北美印第安人的同类神话,相对复原出黄帝熊图腾神话的大致线索,使这一失落已久的文化遗产重新为当代人所了解。

参考文献:《史记》《古史研究》《秦西垂文化论集》《殷墟妇好墓》《殷商玉器收藏与研究》《尚书》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