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经典导读

从《木兰辞》到《捣衣诗》:诗体文风随古代兵制的同步演化

2020年01月08日 09:52:13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三步一叩首 浏览数:268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一、试分析两种诗体的本质联系

我们所吟诵的《木兰辞》是北朝年间脍炙人口的著名古典诗歌。其描述了的女英雄木兰代父从军,经过浴血奋战,立下赫赫战功,最终辞官还乡与家人团聚的故事。而略为人知的《捣衣诗》背后其实也隐藏着战事背景,“捣衣”实质上是缝制衣物前的一道工序,目的是让布料柔软耐磨且保暖,诗句通过描写捣衣的劳动,最易触发思妇怀远的感情,因此捣衣诗往往就是闺怨诗的异名。

《木兰辞》中非常经典的站前筹备描写:“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可见入伍前的花木兰是需要自己准备武器装备的。同样在捣衣诗体中的描写也鲜明有趣,如李白的《子夜吴歌》和《冬歌》中的两句:“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明朝驿使发,一夜絮征袍”。

北魏至唐代,一旦发兵,全民动员,为的就是自筹衣服和兵粮。

因此,诗人常常把“捣衣”这种意象埋藏在古典诗歌中,起到一种含蓄的表达方式,一来描述战事不休,亲人分开的离愁别绪;二来隐含了从军之人需要自备武器服饰的现状。

从《木兰辞》到《捣衣诗》:诗体文风随古代兵制的同步演化

二、诗歌意像背后的兵制变化

不管是《木兰辞》还是《捣衣诗》,皆是出自魏晋之后,捣衣诗在《唐诗三百首》十分常见,一句“回编易裂看生熟,鸳鸯纹成水波曲”道出了经过捣制的布料由生变熟过程,布料上面虽有纹理,但是比较耐磨。

如此一来,边疆战士的衣服得到了基础保障。

在魏朝之前,并未出现过此文风。主要是北魏、后周以来,开始实行一种寓兵于农的“府兵制”,到隋唐时期发展至盛。《文献通考》记载:“周太祖辅西魏时,用苏卓言,始仿周典置六军,籍六典之民。择魁健材力之士,以之为首。尽益鸟租调,而刺史以农隙教之,合为百府。每府一郎将主之,分属二十四军,开府各领一军。”这便是府兵制模式的由来。

到了唐朝府兵制发展得极其完备,唐朝政府规定,百姓当中二十岁以上,六十岁以下的男子皆有义务充当府兵,平日里他们“安居田亩”,待国家有事征发时,就要为国效力。值得注意的是,府兵制最大的特点就如诗歌中描述的:需要自备武器粮草服装。特别是晚唐时期,战事频繁,几乎成了全国皆兵的状态,杜甫诗篇《兵车行》中所描绘的:“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可见这些物品并不是朝廷发放的,而是自己准备的。

据《新唐书》记载:

“当唐盛时天下户口八百余万,府兵四十万。皆自食其力,不赋于民。人具弓一,矢三十,胡禄、横刀、砺石、毡帽、行滕皆一,麦饭九斗,米二斗,皆自备。”

从北魏开始出现的府兵制为什么得到了如此大的发展,到唐朝盛极一时,主要是士兵们自给自足,极大地节省了军费开支,减轻了政府的财政负担,所以最盛时期的累积“统计旧府六百三十三”。

所以在此情况下,唐代的捣衣诗就显得特别出众,反观魏朝时期,因为府兵制刚刚发展,且不成熟,与之对应的捣衣诗也为数甚少。

唐王朝的府兵制通行天下,又连年征战,战士自备衣服,捣衣一事倒是成了日常生活的普遍现象,也难怪李白那句“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所透露出的浓浓生活气息,这折射出了府兵制带来的生活变化。

从《木兰辞》到《捣衣诗》:诗体文风随古代兵制的同步演化

三、捣衣诗衰亡史:从府兵制到卫所制

天宝年间,捣衣诗大背景下的府兵制开始逐渐寡弱,杜甫《兵车行》描绘的状况同样可以看到府兵制下的凄苦困境:“纵有健妇把锄犁,禾生陇亩无东西”、“县官急索租,租税从何出?”

当时的府兵多为富贵人家的子弟,他们的家庭既要输出劳动力(兵源),又要负担其装备,同时还要上交繁重的徭赋。当一个府兵要出征时,他们的亲人居然上演了一幕“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的悲情戏码。于是到了天宝八年,唐朝政府不得不认清现状“折冲府至无兵可交”,这个时候的府兵制突然间画上了句话,那盛唐时期的“万户捣衣声”也戛然而止。

唐后的宋元二代都是非常典型的政府养兵,尤其是宋朝一代,冗官冗兵现象极其严重,财政的亏空部分也大大的耗费在了这些“十羊九牧”的官员和士兵身上,在这个时期的兵制下,捣衣诗近乎销声匿迹。

直到明朝一代,捣衣诗又再度兴起,这与明朝的卫所制度相关。

明代的卫所制与府兵制在内容上有很大的相似性,因为明朝以武功定天下,革元旧制,自京师达于郡县,皆立卫所。实质上,卫所制也是一种寓兵于农的模式:每年秋冬季节守备,闲时耕作,而且采用的是军籍制。军籍制是终身制,也是世袭的。

“户有军籍,必仕至兵部尚书始得除。军十应起解者,皆佥(qian)妻;有津给军装、解军行粮、军丁口粮之费。”

由此可见,明朝的军人如果不幸身而为军户,不仅要终身戍守边关,而且世袭给子子孙孙,祖传的戎马生涯。在《明史》中记载:“凡河南、山东、山西、大宁及中部将领,凡军还取衣装者,以三月毕务,七月至京。”

也就是说他们的家庭,需要为他们准备衣服,而士兵每年有几个月回家休假,名义是回家取衣服,这是和府兵制相同的地方。

因此这一时期,捣衣诗又再度兴起,虽然不及唐朝府兵制度下将士军备的完全自足自给,卫所制的自备军装也成为一种文化景象。当每年的七月八月假期快要结束时,千家万户也就想起了捣衣声。如谢榛的《捣衣曲》:“秦关时寄一书归,百战郎从刘武威。见说平安收涕泪,梧桐树下捣征衣”。还有俞允文笔下的《捣衣》:“月树朦胧衣色微,清砧不断晓鸦啼。十年少妇闺中力,谁寄辽阳万里衣”。

这都是非常典型的跟随兵制变化下重新兴盛的捣衣诗体。

从《木兰辞》到《捣衣诗》:诗体文风随古代兵制的同步演化

诗体演化锚定的基础,有时候从朝代兴衰状态对诗歌传达的气息脾性的影响也能观测到。当一个朝代从治世到盛世时期,诗歌所表现出来的风格便是大气磅礴,社会一片祥和;一旦朝代进入衰败阶段,诗歌所吐露的气息便折射出一种病入膏肓,日薄西山的感受。正如李白笔下“万户捣衣声”军衣筹备和杜甫笔下的“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武器筹备状态,情绪和社会状态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总而言之,不管是从北魏时期兴起的《木兰辞》乐府诗歌,还是唐盛宋衰明又起的捣衣诗,其兴衰成败高度切合了朝代兵制的变化,府兵制和卫所制自给自足的特点对捣衣诗文风的兴起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也对百姓的生活状态带来了变化;所谓的捣衣诗文风恰恰就是那句:艺术来源生活,又高于生活的真实写照。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北《周颂》南《九歌》,比对祭祀符号背后的区域文化差异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